<等一个人咖啡>里
有两种人
第一种
为自己写一个问题,只有一个答案,找到了,就是了。
第二种
为自己写一个答案,得到答案,却不是真正想找的。

比如说,
第一种
我要一个有前途的工作
遇到了
就开开心心去开工

第二种
我要当牙医
当上了
我发现我讨厌牙齿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第二种人
做事会永远后悔吧?

真糟糕
我就是第二种人

怎办?
靠直觉吧
让自己认为每一个直觉都是对的
不过往往都出错

为了不出错
这是我研究的一点办法
以拥有的为出发点
自己的化学不错
就去药剂吧
不可能历史不好
还要立志当律师的

我觉得
不属于我的
就永远不是我的
就算幸运也改不了命运

<特务J>里说
[如果你信命,所有的偶然都是注定;
  如果你不信,所有的注定都是偶然。]
我选择信了
也选择在偶然发生的时候
开心一下

今天
一场大雨
把我困在LRT站两小时
如果是注定
谢谢安排一个人陪我
如果是偶然
我会怪自己为何和雨的女儿出街

相信命运
可能被称为不上进
不要提升自己
不过
这就是我
我不是项羽
我学不会"英雄造时势"
我只会在时间波浪里
走自己的速度
不必等我

得空
就回头看看我

像<后青春期的诗>
再聚一聚
又回到自己的生活

某天
我要去看痞子蔡的<回眸>。

    全站熱搜

    kim5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