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场比赛
我总有记录

记录发生的所有事

最近懒了
看着很多回忆在指缝间留过

最近有人一直在为我洗脑
"不要留下任何证据"

对  
如果不是你所谓的侦探精神
我不会被你抓到那么多痛脚
如果不是你所谓的侦探精神
我不会被你一次次旧事重提
千尺深井不够埋藏一点事吗?
怕我受伤
为何要拿旧事伤害我?
要我放下
耳边旋绕的怎么还是他!他!他!
要我分享
是否都是要给你当一次一次的笑话?
分享完毕
你还是不信我
怕我依然隐瞒
为何不挖我的心出来
自己看够了就算?

套慧雯的诗:
[妈妈
  你是狂沙或
  上帝]

我被你的不信任
伤得更多更多
----------------------
回归正题
比赛题目是
1.变
2.习惯
3.内心的呼唤

参加了三次
但当然不可能了解评审的想法

高中
我很在意所谓的深度
对不起
我觉得
我还是没有那种思想

我不是深情的人
花落了我不会哭
猪流感来了我不去想不去怕
没有什么事的意义是非常重大的
真的
你一直说我是没感情的人
难免是对的

太漂浮的感情
导致没有人相信我的用情
所以
算了吧

终于和文友相聚了
miharaja的都没来
有点精彩语录哦~

diana:很热!
(你知不知你的豪放其实很性感)
victor:放心,不会爆炸的!
(知道,怕你爆炸而已,有心情搭讪,大概都没事)
娉婷:pai-seh
(依然不改哦?)
俊榕:皮痒是吗?
(残暴 =.= ,烂情真的很怕你哦!)
佩伊:我拿过disiplin奖的咧!
(要玩又要怕...)

我们见面除了发神经
还能有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

我们这几个人都是有神经病基因吧?
很危险的哦~


                                                               -------无情的暖暖


    全站熱搜

    kim5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