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放下
我的摔伤
摔下了一遍瘀青
深深地印着
隐隐地作痛
久久地不能痊愈
时间也没有倒留
把一切从历史上抹去

在一场没有选择的注定里
痛着......



























干,白痴漆罐!
砸到我脚到现在还痛...



















别人说瘀血是卡在里面不散的血
那么用刺刺破了
血会不会喷出来?!(笑)
喷泉好像比较利落一点~~~

    全站熱搜

    kim5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