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娃娃钥匙圈,
悄悄地系在拉链上,
希望能系在收礼物的人的心上,
除了我知,
无人晓。

有人问,
礼物送出去了,
会否后悔,
我说不会,
因为礼物是送人的。

有人问,
为何舍得割爱,
我说,
我对收礼物的人的爱比起娃娃钥匙圈深多了。

有人说,
收礼物的人和娃娃一点都不适合,
何必勉强。
我说,
悄悄的,
就是悄悄的,
不在意收礼物的人会否喜欢。

有一天,
我说我后悔了,
我想念娃娃比收礼物的人还要多一光年,
别问我光年是否用来计算时间。

我推翻了自己的所有理论,
好可悲。

才发现,
不是收礼物的人和娃娃不适合,
是我们性格根本不适合。

有人问,
再多抱怨都不觉得反感吗?
我曾经说不。
但现在我会说,
是的,反感,
不过是偶尔的事。

再多的抱怨,
只不过是耍嘴皮,
再多的讨厌,
只不过是一时反感。

收礼物的人的遗忘,
也许凸显我的白痴。

或许一时的遗忘,
一句温暖的关怀,
足以把遗忘忘怀。

最后,
我发现了,
送出去的东西收不会,
陈旧的回忆把它存在瑞士银行里,
无人知,
无人晓。
也突然发现瑞士银行好伟大哦~
(保密功夫一流。)


    全站熱搜

    kim5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